金钱豹,比生意失败更惨痛的是认知盲点

  梦想只能控制你自己的大脑,但是有了钱,你就能控制别人的大脑——电影《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》台词。

  1  曾几何时,去金钱豹是几个月甚至半年的奢望。

  同事间帮忙、开玩笑,报酬常用“请一顿金钱豹”替代。

  乃至6楼大餐饮招商,若邀得金钱豹进驻,都是种莫大的荣耀。

  以餐饮品牌替代某种高档场景、某类打赏时,“金钱豹”三个字无异是座金质奖杯。

  然而,牢牢占据品类认知冠军的金钱豹,却落得黯然收场。

  商业地产培训时,老师常拿国美举例。

  描绘黄光裕首富到囚徒的花样人生,叙述重点在国美帝国商业模式的构建;

  底价整租、低价分租、卡账期吃流水。

  看起来是二房东,却不以租房赚钱,竟然也能成功。

  这种手法,当时看来如羚羊挂角、无迹可寻。

  10年,2个商业典型,一个倒闭、一个没落。

  企业从市场退出,意味商业模式的坍塌。

  2  当年火热的自助餐,核心产品是海鲜+哈根达斯。

  房价红利伴生物质富裕,老百姓兜里有钱,市场上可选品牌却不多。

  高价位、多品类、畅饮畅吃;

  奢侈、渴望、暴饮暴食。

  这间餐厅给足消费者感官享受。

  来这里吃一顿,逼格十足。

  可品牌不迭代意味被其他竞争者蚕食。

  多伦多的平价路线,以供应链管理盈利。

  某海鲜餐厅,靠排队拓展放加盟赚钱。

  假如黄光裕未入铁窗,他能否适应现在的互联网生态。

  当年刘强东说,我只要100万给员工发工资就得偿所愿。

  结果徐新嫌他格局小,硬是多塞些钱扩充品类,才有了今天的多快好省。

  在把家电城打的摸不着头脑后,京东已然转型基础物流服务商。

  淘宝全品类制霸后,把电商平台开成广告公司、金融公司。

  3  我在7月1日发了幅海报:

  潜伏在今日头条里的广告公司;隐藏在名创优品下的金融公司。

  无不是跨界打击的翘楚。

  当下商业竞争,早已不是明面上的你来我往。

  今天你越界占我地盘,我忍气吞声;

  背地却让Pakistan向你开炮,一出大戏只为敲打路人?

  好比某部真人秀。

  看起来把孩子送往偏远山区体验生活,让他们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  实质却是在社交平台捧红自己的娃。

  台湾同胞感慨大陆用一台手机就能完成衣食住行所有生活场景时。

  消费者又何尝想到,看似帮助商家升级网上交易的支付公司,实质是无息借贷平台。

  竞争者追逐的商业模式,仅仅是表象的账期蓄水池和微薄的手续费。

  看不到盲点,一味模仿只会尸骨无存。

  当下又是外卖高峰期,我的一个小餐饮群时常会讨论外卖经营模式。

  商量最多的往往是适应平台规则和利润最大化。

  我的客户(可能是上海外卖TOP3之一),经常被问起如何经营外卖生意。

  每每看到相关对话,往往忍俊不禁。

  因为,老板根本不是做外卖的。

  外卖只是这门生意的外在表现形式,做的好因为它复合了一层甚至多层商业架构。

  可大部分人,计较一城一池,拱手让出半壁江山。

  4  越来越多公司将业务包装成一门生意,风光无限、热热闹闹。

  实际韬光养晦、草船借箭,把人性的弱点隐藏在深处。

  今日头条看似新闻客户端,做着广告生意,实质是网文(网游)多巴胺发生器;

  名创优品好像是一家零售连锁店,靠收加盟费盈利,实质从事金融生意。

  商业模式永远在升级,认知才是生意成败最大的壁垒。

  本文来源:红餐网,特此感谢!